新闻中心

“切割华为是我们所见过的最愚蠢方式” 透视华为风波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19-09-05 18:23  点击:

  据《华尔街日报》等多家美国媒体报道,处于中美贸易摩擦焦点位置的华为出现新的动向。

  日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要求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威瑞森通讯公司(Verizon)支付230多项专利的费用,总计超过10亿美元,原因是Verizon在不是华为客户的情况下,私自使用华为核心网络设备、有线基础建设和物联网技术的专利权。据了解,华为曾与威瑞森签署过数十亿美元的网络设备订单,由华为提供给威瑞森,但在美国政府压力下,威瑞森摒弃华为,转向另一家美国运营商合作,可是华为曾提供的专利却仍被威瑞森使用。

  近几个月来,国际媒体、政治家和政论专家纷纷聚焦处于贸易摩擦的两个世界大国——美国和中国。

  且不论别的说法,光就美国总统特朗普嚷嚷,20年前GDP还只有其十分之一的国家对其构成威胁,就足以让人感到意外。

  从事态最新进展看,美国单方面挑起的争夺,已明确剑指要害——由国家发动的针对华为等中国民间企业的“技术绞杀”,出手的不仅是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盟国也公开(或相对委婉地)宣布禁用华为产品,特朗普政府还要阻断华为从美国及其盟友或伙伴采购零部件的渠道。很明显,美国害怕华为,因为在即将到来的极富戏剧性的“5G数字化竞赛”中,美国已没有能与华为研发能力相抗衡的企业。

  这就产生出一系列问题:华为究竟在哪些方面被美国视为妨碍自己?正常的5G竞赛为何被美国升格为“国家安全”事件?为何华盛顿对华为乃至中国的蓬勃发展不能释怀?两国如何在新的贸易状态下共存?中国的战略定力究竟在哪?

  新民眼今天起此作系列分析,寻求答案。毕竟,丘吉尔曾说过:别浪费一次有价值的危机。

  去年中国驻华盛顿外交机构的国庆晚宴上,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博明(马修·波廷杰)如此向中国外交官祝酒:“我们不想与你们合作,我们需要竞争。”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不卑不亢地回应,两国都面临历史性选择。中方的选择已经明确,避免对抗和冲突,彼此尊重和互利合作。而这番对话的缘起,据说也是华为。“离开跨越边境利害交织的经济关系,美中乃至世界似乎以华为为中心被切分开来。”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吉冈桂子称,切割与包容,封锁与交流,聚焦在华为身上的两种态度、两种路线的较量,正成为本世纪下一个十年的主旋律,“但种种迹象表明,优势不在主动切割者一边”。

  2019年5月起,美国特朗普政府突然加大施压力度:10日,单方面启动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15日,美国商务部矛头更加集中,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公司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谷歌因此停止向华为提供包括安卓系统在内的技术服务支持……作为回应,中国决定对相当数额的美国输华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商务部表示将坚决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利,而华为更表态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包括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在内的华为和荣耀品牌产品及其服务在中国市场不受影响。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是按收入排名的中国最大技术企业。目前,美国迄今所颁布的禁令已阻断了本国四大无线运营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威瑞森电信公司、美国移动电信公司和斯普林特公司——使用华为设备,而后者已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网络设备生产商之一。华为智能手机在全世界所占份额也不断上升。彭博社记者乔舒亚·布鲁斯坦称,这让美国决策者大为惊恐,“除了增长速度超过全球市场份额比它要高的苹果和三星,华为现在有生产能力和技术知识在研发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方面与美国高通展开竞争”。

  若华为对5G市场取得更大影响力,它就会从美国竞争对手那里抢走数以十亿计美元,并对其他公司使用它的专利收取高额费用。但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之类的强硬派表示,更大的问题是安全——华为可能利用“技术后门”溜进网络硬件和软件,监控美国人的通话、短信和电子邮件,这为“外国公权力”提供了便利。2018年1月初,共和党人迈克·科纳韦在众议院发起一项动议禁止联邦政府与使用华为设备的实体做交易。两周后,遭泄露的一份关于5G网络的美国安全委员会备忘录草案称,中国技术企业的进步对美国的安全构成威胁,该备忘录点名提到两家企业:华为和中兴。

  按照华为方面的态度,美国的担忧纯属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自我恐惧”,任何在网络硬件或软件里安装后门无异于市场自杀。“我们在这个行业已有30年,从没出过安全问题,”华为公司负责国际媒体事务的副总裁乔·凯利说,“美国应当从网络安全的角度对我们有所顾虑吗?答案是否定的。”

  “你有多强大,反对你的力量就有多强大。”华为能被美国“重视”是要有理由的。公开信息看,成立于1987年的华为从经销来自香港的电话交换机起家,一开始需求量很大,但低端恶性竞争迫使华为转向制造业,把目光盯上数字交换机,后来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消费性电子产品领域。他们首先占领地方城市,而非被欧美企业占领的大城市,质量上的差距通过售后服务弥补,华为开始受到更广泛的支持。实力增强后,华为开始进军大城市,并在国内市场崭露头角。在海外市场华为采取的也是相同的战略。首先是进军俄罗斯和非洲,之后再瞄准发达国家。

  在此期间,华为曾遭遇“技术危机”。2003年,美国思科起诉华为,称它在华为软件里发现思科的源代码、程序错误等,最后两家公司和解,思科撤诉,华为调整产品设计。此前,华为研发主要在内地仿造日美欧企业产品进行低价生产。那次诉讼后,华为正式转型研发型企业。如今,华为研究人员超过8万,年均研发投入占到销售额的15%左右,2017年投入的研发资金就高达1.4万亿日元(《日本经济新闻》数字),其中大部分用在了半导体和5G通信、人工智能领域,华为一家的投入就超过包括英特尔、高通等在内的美国整个半导体行业,当前能在研发投入上能和华为单挑的美国公司仅有苹果和谷歌。

  与华为领头人任正非交情深厚的顾问田涛看来,华为之所以发展到今天的程度,在于国家改革开放带来的冲动和饥饿感。“现在,我们的业务发展到全球170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但公司上下仍怀有不安情绪。”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就说,“生存压力确实不如以前那么大,但要让感到泰然的员工保持工作热情。这是我们的重大课题”。2014年从北京大学进入华为芯片部门工作的熊志天对日本《朝日新闻》记者说,虽有机会进入美国大企业,“但华为是中国企业的领军者,薪资也优厚,且工作地点离老家湖南也很近”。2017年3月,客户向小熊求援,如果一个数据转换问题不及时解决,他们将错过五一商战,于是他在客户那里连续几天从早上七点干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小熊坦言,“如果能站在华为这样的巨人肩膀上,就更容易实施创新工作,干得更好也有利于提升自我”。事实上,就像华为深圳总部池塘里的黑天鹅,这种颠覆天鹅都是白色的生物比喻了那些超乎预期的事件,也体现出时刻强调“要准备过冬”的华为创新思想。

  华为的壮大,不是美国商界习惯的“赢家通吃”模式,这也是它难以被打倒的重要因素。一直以来,华为奉行员工、客户、对手“三方共赢”的理念,这种模式支撑了公司的快速发展。“客户第一,是华为始终重视的理念,”田涛说,“是客户在购买我们的产品,股东的分红也都来自客户,客户是华为存在和发展的唯一理由。”华为在全球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8万名员工。在公司内部交流平台“心声社区”上,可以看到很多来自员工们的经验分享,有的人在巴基斯坦被枪指着头进行谈判,有的在极寒之地冰岛不声不响地赢得设备维护的合同。而且华为采用“全员共享公司利润”的独特治理结构,股东仅限于管理层和员工。

  从全球创新的角度看,华为也是不可阻挡的。华为的研发人员中,不少是来自国外的科学家,就连它的5G标准基础制订就得益于土耳其科学家阿里坎(Arikan)教授的算法。华为的供应商同样遍及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其中仅从美国高通公司采购的产品就达到一年18亿美元之多。任正非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们还是要非常感谢美国公司的,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我们公司成长,做了很多贡献,教明白了我们怎么走路。大家知道,华为绝大部分的顾问公司都是美国公司,典型的有IBM、埃森哲等,有几十家。”“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我们很大支持。”

  美国国务院前网络安全专家、现供职于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詹姆斯·刘易斯表示,假如美国继续变本加厉地阻挠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那可能会使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创新进程减缓。他认为,美国有三个可选择方案,没有哪个特别好。其中两个方案在美国无异于政治自杀:用公众的大笔资金扶持国家重点企业与华为抗争,或资助仅有的两家可与华为匹敌的非中资企业——瑞典的爱立信和荷兰的诺基亚。第三个方案也不太现实,美国政府研究人员已经花了至少15年时间开发一种不可破解的编码来保障信息通信硬件设备的安全,“我曾见过一个参与这项工作的人,我问起进展如何,”刘易斯说,“他们一直无法如愿以偿。”

  一个清晰的结论是,华为是全球化的产物,也是这个时代的象征,“切割华为,遏制中国,是我们所见过的最愚蠢方式。”美国恩维斯特内特公司全球战略负责人扎卡里·卡拉贝尔如是说。

万博

上一篇:2020中国广州国际焊接与切割展览会_焊接切割展

下一篇:无棣混凝土楼板切割价格